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dh398 的博客

真心待人 ,以诚交友。-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<原创>路漫漫 情悠悠笫二章<五>  

2010-03-26 21:38:08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笫二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<五>

夕阳的余辉越来越淡,阴影渐渐坠落在大街小巷。上海的除夕晚上、天空涂抹着一片色彩斑斓的夜景。

频举手中的酒怀,合家欢聚;大大现在坐床沿边独酌:小奶锅里面是前几天肉烧霉干菜,面上有几块舍不得吃,而撑门面的大肉块。纸包着好像永远吃不光的几颗花生米,一包刚买的盐水豆瓣,半瓶另拷老白酒;大大迷起了充血的眼晴、滋的一声,把小盅剩余的白酒一口吞下,然后又倒了半小盅白酒;头上的经济灯闪着绿豆般的光。

妈妈的改嫁也惊动了大大、外公;大大当着亲家公骂儿媳:不要面孔,害了儿子,现在又要害孙子孙女。

外公起先不相信有此事,但外孙白纸黑字也不可能嗐写的。他觉得理亏:闺女是自已从小就宠惯坏了,这么大的事也不和老父亲交个底。无奈、实在是无奈。

随亲家公发酒风去吧!

大大面 朝北:“孙子啊!大大是爱莫能助呀!” 他已经是老泪纵横了 。

 

妈妈大年三十晚上喝得醉眼朦眬,双颊绯红;今天她是新娘,她要把往事烟消云散。桌上有很多美味的酒菜:他们没宴办酒席,也没有宴请亲朋好友,家里实在是太穷了。

果子酒不停地滑入妈妈红润唇咀里,她已感觉不到果子酒的甘甜,美味的菜肴。满头白发的婆婆、又给大儿媳斟满了小盅果子酒,其实婆媳相差十几岁;妈妈在和婆婆客气推脱时,她无意瞥见门外站着一名小男孩,岁数和儿子阿青不差上下。妈妈忽然抓起一只鸡腿朝他走去,新郎向建迷惑不解地望着媳妇的一举一动,傻子小叔自顾啃鸡爪,唯独婆婆心里似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。

邻家的男孩见满脸徘红的女人直奔而来,吓得撒腿就溜,小男孩的举动弄得妈妈目瞪口呆,忽然心中涌起一阵悲伤:自已的儿女以后是否也会这样远离自已呢?

向建醒悟后过去安慰:“想孩子了,” 妈妈的肩膀头在不停地颤抖。

“我们以后也会有孩子的。” 妈妈骤然把他推开,踉踉跄跄呛跑出门外。

天地一片银光闪烁,积雪咯吱作响;妈妈贴着墙,碎步跑到房后;一种难以抑制思念的痛,弥漫了全身,妈妈急剧地呕吐起来。

每家房后都有一间粪棚,它是用高梁杆围成的棚,里面放上一只高圆木桶,粪便快溢满就浇灌自留地。

向建跟了过来、扶起了她。妈妈举起手,拚命地捶打他的身子,泪水噗簌噗簌地坠落在他的胸襟上。

妈妈的腰被他紧搂,他的吻和泪水印满了妈妈的脸颊:“宝贝、别这样,” “呜呜…,”“行了祖宗、姑奶奶,把你儿子、女儿接来还不行。” 妈妈抹了一把眼泪:“他们是不会来的。”

妈妈又呜咽起来;“哭、哭什么,明年咱俩不就有了自已的孩子了” 向建心中有点冒火。

咱俩孩子?妈妈心头突然紧缩起来,她感到惶恐不安了:她放声嚎哭了起来。向建抚慰了几次,火终于冒了出来:“哭、哭你妈的球;” 妈妈的哭声变啜泣;“妈的,真扫心。” 他转身想走,突然他的胳膊被拽住了。

臾时、妈妈朦胧的双眸变得神色飞扬,满脸笑面楚楚:“咱俩一起回去嘛。” 一个醉香的吻、抛在他的脸上。

银月时隐时现,银星颗颗闪着像晶莹般的泪珠。

向建家有三间房,父亲过世早,兄弟俩在母亲的艰苦拉扯下,长大成人。家里贫穷,大儿子婚事一直没有着落;眼看岁数朝四十奔,当娘着急呀,就像热锅上蚂蚁不消停;托东邻告西家,她家这种情况,红娘,媒婆直摇头。小儿子傻也就甭指望;可大儿子又不缺胳膊腿,长相也不错;当娘心不甘,夜不能寐。

远房的表亲属通过关系,与马庄上海的下放户钱振光搭上了线。

屋里没有像样的家俱:除了床、饭桌、板登外;值钱的东西只是,二只木箱子了。

向建三十八岁还是童身;在青春期、他和另村一个姑娘相恋过,除了手牵过外,没有继续深入过,没几年姑娘嫁了一个煤矿工人;向建为此后悔莫及:当初为啥胆这么小、不说做了她,吻她几下,抚摸一下也过瘾,难怪姑娘说他木头桩子一个--没劲。

新娘胸脯丰满、乳房还显得那么坚挺富有弹性,向建在它们之间惊喜、诧异、愉悦地探索,欣赏,满足。

向建身强力壮,荷尔蒙储存多年后;在新娘略施小计下,他享受了男女鱼女之欢外:憧憬明年的种子发芽、开花结果,向家的传宗接代的重任落在了他的肩上,母亲对他寄予厚望,有了孙子她才有脸面去见向家列祖列宗。

有句俗话:不会下蛋的母鸡咯咯叫、它还不如报晓的公鸡。妈妈生下阿华后,就做了绝育手术。

‘说话听声、听鼓听音,’从婆婆的话外音,妈妈感觉到自已的重任是无法完成的;但她又不敢把话挑明了,尤其向睡在边上的男人,如果明说了,那以后夫妻日子肯定不好过,婆婆这关更难过。

妈妈暗自决心:不能生育事绝不能吐露半丝风声,打死也不能承认。就做一天和尚,撞一天钟吧!

向建双眼直勾勾地望着房梁,妈妈悠然的鼾声勾起了前一段往事……

秋分白云多,处处田中百有晚禾。这天秋阳入黄昏,朵朵妃云拢聚在马庄的上空。钱振光家的桌上摆着许多食品糕点、糖果烟酒、还有一块花色的确良料子。

李红纤细的手指边抚摸料子布、边与向建拉客套话:“大兄弟、自家人还那么客气嘛。” 她的语气异常柔和、眼角的纹漪笑面楚楚。

“这点小意思、是小弟孝敬大哥大嫂的。” 向建身体结实、紫铜色的四方脸有着一双乌黑的眸子。

“老弟、客气了,客气了嘛。” 钱振光皮笑肉不笑地拍拍向建的肩膀头。

“小弟应该的,以后还有很多事要仰仗大哥大嫂帮忙了。”“好说、好说,我和你大哥,一定帮忙。” 李红眉开眼笑。

有一天,远房的亲戚跑来告诉喜讯:马庄的钱振光要介绍也是上海下放户寡妇,她容颜俊俏,保养不错,一点也看不出四十岁年龄的妇女;只不过她身边有一对儿女。

向建的母亲听后,立即催促亲戚和儿子找钱振光。没几天,向建和妈妈拴上了红线。

向建先离开马庄。夜色溶溶,云霭沉沉;落叶槐树迎风抖动。他眼前仿佛看到了雍容华丽的娘子、俏丽的脸蛋、雪白的手臂……他的脸一阵烘热,火炽般的胸膛就像一座欲沸的钢炉。他把她抚摸醒了,还没有等她缓过神来,向建己迫不及待地朝她身上压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0)| 评论(143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