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dh398 的博客

真心待人 ,以诚交友。-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<原创>路漫漫 情悠悠第四章<一>  

2010-06-15 23:39:28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四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<一>

妈妈小日子过得蛮滋润,眨眼几个月过去了。男人出工,妈妈也不敢出去串门;天气放晴时,她只是呆在家门口晒晒太阳,也从不主动和左右邻居打招呼。在婆婆面前,妈妈她非常小心翼翼;她也明白:婆婆虽年迈,但非常精明,时时刻刻在注意自已的言行。

前几天,妈妈向男人,婆婆说要去马庄:看望李红夫妇,顺便捎去一盒点心,表示一下自已的谢意。

婆婆、和自已的男人,似乎都明白她的心意;那种会心一笑的含意:你还说啥借口,说到底还是不放心自已的一对儿女吧了。

妈妈特意向李红夫妇表示过自已的心迹:拜托他夫妇倆,帮她留意自己一对女儿动向。

这趟去后,妈妈才知道:一对儿女已远赴它乡--黑龙江北大荒;闻此言,妈妈眼前一片昏天黑地,人要倒了;幸亏李红夫妇扶住了她。

休息片刻,妈妈这才缓过神来;二行热泪涌出眼眶,内心阵阵绞痛使妈妈许久发不出声音。

事后,李红夫妇劝妈妈:孩子是看不到了,但他们有了亲人姐姐照料啊!妈妈捶胸大哭一场;事后病了几天。

 

这一天,我去了马号房。

丹凤眼,瓜子脸,尖尖的小下巴颏构成了他们所说的黑牡丹菊梯姐;她身材不高,属于小巧玲珑型;一张黝黑的脸,难怪男宿舍人称她黑牡丹。

菊梯姐是上海高中六八届,下乡后一直饲养马;在马号上班、午休、也包括每日三餐;息灯前才回宿舍睡觉,平时很少与人交流。下乡前,也是黑五类子女。

自从明理人世间的世态炎凉后,她封闭了内心世界;菊娣姐原来可以留在上海待分配工作,而政冶命运却使她转了向:她的留城名额被出身好的同学顶替了。

她无言面对社会,命运只好随波逐流。她变得更加沉默寡言,书籍成了至爱。小说书是她人生乐趣的天地,她喜欢把自已安排在小说里充当角色,甚至安排在某个画面里。

欢乐的童年、幻想的少女、青春的憧憬未来;她常为男女主人公的悲欢离合而流泪、欢笑。她常常在心里默念:苏轼《水调歌头》的词句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故难全,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

菊娣姐的处女地,被朱佳祥的开垦后:她的内心遍地绿草如茵,全部投入了他的怀中,她把女人一生中的最重要­­­——贞操也奉献了。

错爱的结局是:欢愉后百倍的痛苦,在蚕食她破碎的心。她曾低声下气地求过佳祥,也曾想以死化解。而此时,马学清向她伸出了温暖之手;他鄙视朱佳祥,但不触及她的伤痛;她很感激在自已最痛苦,最失意的日子,有了他默默的陪伴,死去的心在慢慢苏醒。菊娣姐从内心里很感激马学清,她感觉到了学清对自已浓浓情意;这使她进退两难,她曾记得俄国车尔尼雪夫斯基一句警言:“爱一个人意味着什么?这意味着为他(她)的幸福而高心,为使他(她)能够更幸福而失去做需要做的一切,并从这当中得到快乐。”

上调、招工、政冶生命,这一切对她黑五类子女是那样的渺茫而不可触及。

马学清属于红色知识分子家庭,这无疑为他今后的前途打开了方便之门;何况他不像朱佳祥:不学无术、沉湎酒色;他知识渊博,谈吐诙谐,妙趣横生;尤其他个性诚实稳重,同他相处,内心就会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恬静、安全感。

马学清悄悄地走进马号的休息间:“菊娣、又在看书呢!” 桌上还剩下大半只窝窝头。

她扬起脸,瞳仁闪着光芒:“来了,”随后又心不在焉地翻起书来。马学清自顾走到桌前,从口袋取出一只白面馒头,轻放在桌上;然后把大半只窝窝头揣进了自己口袋,然后出休息间去牵马套车。

菊娣书掩面,在偷偷地乐:他的举动使她从心底腾升起一股电流,悸惊、震撼之后,一股股暖流涌遍了全身。

“等等我,”她欢快地跑出屋,帮他一起把马牵出马槽。

马学清替她忧心忡忡:“别在看这些危险小说书了,又不是在家里。”

“不用担心,女宿舍到处传借:《红楼梦》、《牛虻》、《红日》、《青春之歌》……”

“你文理课基础都很好,做啥要放弃;你不想离开这鬼地方。”

“我行吗?到现才团员都不是。”菊娣非常沮丧。

“成份生出来就有了,表现靠自己;你下乡、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——养马;不怕脏、不怕臭,那样比人差。”

“你在嘲讽我,”“不,我很想嘲讽自已,嘲讽我们周围的人;我们为啥急吼吼来到这儿,来这儿鸟都不拉屎的地方呢!现在想尽办法,削尖脑袋往外钻呀。”

“招工、上调、参军;这些走的人:凭着红色老子、凭凭着漂亮的脸蛋、凭着喊口号、凭着溜须拍马屁;”

“那你也来呀,孙悟空有七十二变,你也可以来几招。”

“嘿嘿、菊娣呀,你高抬我了;自已有几斤肉还是知道的。”

“我不是让你走后门、你有文化,有思想的人;再说成份也不错,不要气馁;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”

“我这人咋样,”“很好呀;”菊娣姐脱口而出。

“那我和你……”马学清趁她递马绳时:连她的手、马的缰绳一起攥入手中。

“说呀,同意吗?”彼此俩人脸绯红。

这时我跑了进来:“马大哥,我跟你出车玩。”

“出车?好呀,带你出去玩,小哧佬。”马学清十分噢丧地望着菊娣回马号休息间。

这天晚上,月儿挂在蓝天上;一缕缕月光从窗外映了进来,菊娣姐此时失眠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5)| 评论(136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