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dh398 的博客

真心待人 ,以诚交友。-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<<原创>>路漫漫 情悠悠第六章<一>  

2011-03-06 23:14:16|  分类: 原创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六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<一>

翌日、我第一个到校,把班级门打开,窗门也统统打开通风。接下来,检查一下昨天值日生情况。

黑板擦得特干净,地上也是。我心里边想边坐到自已座位上:打开书包,拿出要交的作业夲。

刘斯琴像风一样奔了进来:“班、班长:”“咋回事,这么急,上课还早着呢!”

   “不是的;班长、俺娘……” “咋回事,叫我阿青!”我故意 瞪了她一眼。刘斯琴不好意思地裂嘴笑了;还冲我做出一副鬼脸来了。

她的甜甜笑容 令人心醉,尤其一双会说话的眼晴勾魂摄魄。我的心突然莫名其妙 地狅乱起来,胸口就像一只小鹿在狂奔。

当我的视线无意从她微凸的胸前滑过,她下意识地用书包挡在胸前;刘斯琴的脸色一下变得面红耳赤 。

“阿青,阿字不顺口;俺还是叫你青青。”“青青,人家还以为叫亲亲;不好,像女孩子小名。”

“俺喜欢叫,亲切,顺溜。”“谁你什么叫,但众人面前不许喊;你知道嘛!”

“俺就喊,就喊;”“小丫头片,熊样。” 我假装要揪她的头发,吓得她直叫娘。

 说起叫娘,刘斯琴突然想起事来:“差点忘了,”“啥事呀!这么神神秘秘。”

 “俺娘说了,要慰劳你;”她一边说,一边从书包里掏出一包东西;外包装是牛皮纸,有二层厚。

“你娘要慰劳俺?” 她的话,令我雾里看花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“俺娘是说,要慰劳你!你说说,俺近些天,学习成绩是不是提高不少?” “那还用说,作业每回优,测试成绩,不管语文,算术都是九十几分。”

“是呀!俺娘见了甭提多高心了:起先俺娘,还怀疑俺偷抄作业,和测试时弄虚作假呢!”

“ 哦”我笑了,然后很认真地说:“您没有呀!俺可以作证,向毛主席作保证!”

 刘斯琴见俺一副庄重样儿,忍不住也笑了起来。

“俺跟娘解释过几次:说咱班来了一个新男同学,当班长;还和俺同桌。他首先自己以身作则,处处作表率,而且敢说敢管;现在咱们班上课纪律好多了,同学们学习成绩也上去不少。俺也沾光不少!”

她见我只是憨笑,用手指点了我一下:“俺不懂时,你教俺没有?”“教了,你不开窍的地方,俺还教你好几遍呢。”

“是呀!是呀!俺跟娘说:自从新班长来了,班级紀律好多了,上课讲话人也少了;以前座俺边上的马力,不是欺负俺,就是说话,影响俺听课。” 俺娘问了:“他上课时做小动作吗?会影响咱闺女吗?学习成绩好吗?”

俺在娘面前尽夸你的好:“他呀!听课从不说话,做小动作;他比俺还听得认真。多亏他,不懂地方他教的非常耐心,还帮俺补了不少课程。”

娘听俺这么夸自己同学、新班长;还有女儿的成绩突飞猛进,她偷偷地询问过女儿的同学,答复是肯定的;俺娘又不放心,特意跑到学校询问陈老师;回答也是肯定的。

她慢慢地、小心翼翼地打开牛皮纸,这包东西还没有完全暴露出它的真面貌;教室内已弥漫了葱花香味——二张鸡蛋面饼。

这段时间,早上我吃的是大楂子汤水,二个窝窝头;中午大白菜粉条,二个窝窝头,晚上还是二个窝窝头,白菜,土豆,或大楂子饭,小米饭;窝窝头难以入口,就拚命地拿腐乳抹在窝窝头上吃,二个窝窝头下了肚,腐乳也被吃掉几块。现在我很少碰腐乳,光吃白米泡饭,我也不会碰乳腐,怕了;想到腐乳胃就冒酸。

油光水滑的鸡蛋面饼,飘香四溢:我愣神地望着它;口水不停地往喉咙口撞击。

望着它,我的双眸泪水涟涟;我强忍着,不让泪水流淌下来。

每当我和姐姐、妹妹,三个人围着从食堂打回来的饭菜:一只小铝锅,盛着二份菜汤,水面漂浮零零碎碎油花和菜叶;大白菜,土豆卷心菜,豆腐汤,很少有荤菜汤;有时二种炒菜,各买一份三个人吃,我们各自尽量克制自已食欲的欲望,相互谦让着;尤其是姐姐:她知道弟妹在长身体,每次炒菜里有肉片,姐就挑拣出来,示意我和妹妹吃。此时,我和妹各人吃一片,就推让给姐姐吃。

一份菜没有几片肉,一会功夫姐姐吃完了,妹妹也吃完了;她们都想留给我吃。男孩子好动贪玩,胃口也大,一会功夫锅底朝天。

我们姐弟妹三人心里都明白:没吃饱,不要说没吃好!但未了都会说:姐、我吃饱了;姐总会默黙地点点头;姐姐每月工资就三十二元,三人吃食堂,吃喝啦撒;统筹兼顾穿衣服。

“青青咋的啦,”刘斯琴满脸诧异,目光略显不安神色。

我的思绪一下被她拉了回来:“没咋的,眼睛老是不得劲。”“俺给你瞧一下!”

“不对呀!你哭了,眼角有泪水了!” 我把脸转了过去,背朝她,顺势用手抹了二下眼睛。

“甭嗐说,俺眼睛可能进灰尘了;” 刘斯琴她不相信:“俺知道你想家了,想娘了;”

“俺娘说了:你们南方大城市人,来这儿生活不容易,吃穿住都不一样;尤其你和妹妹,没有父母,靠姐姐养;吃食堂贵,还没有什么吃。”

刘斯琴边说边学着她妈妈的神态:孩子可怜哟!

我闻此言,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:“你把这些面饼拿回去吧,俺也不饿;你回家替俺谢谢你娘。”

刘斯琴见我唬着脸,一副不高兴的样子,心里直纳闷:“你咋得了,是俺说错话了。”

人们常说,人穷志不短;我就有这个臭脾气,听不得伤自尊性话。记得十岁左右,父亲去世不久。星期日这一天,我们到外公家去。

外公他休息,就让我们去他家。外公就会烧红烧肉,蹄膀汤;还会分给我,和妹妹每月零花钱:每人二角。外公烧的红烧肉特好吃,我记得他八十三、四岁,还在外面打五副头牌。外公每天四、五块红烧肉必吃的。

大大也在,他也会分给我,妹妹一些零食吃;有时他会拿出大瓶子灌装的爆米花,藏着给孙子、孙女吃;虽说放了好几天,但爆米花依然香脆,甜味十足。

我响午吃饭前,和弄堂里小伙伴闹点不开心;大大知道了,他只是笑一笑:抚摸我几下头;而外公知道了,他不会说什么:但外公的脸色异常难看。我见此情景:连饭都会不吃,独自不辞而别,偷偷地溜回自已的家,情愿一个人吃白米泡饭;哈哈,我这个人脾气,倔得有傻劲,可笑,吃亏也不回头。(在下放安徽前,我们家住在曹家埃,是一间二十多平方米平房,距外公家十几分钟路程)

“不想吃,也不稀罕;你拿回去,我不想让人可怜!”

她见我唬着脸,嘴里发出狠话;不觉顿口无言,二眼泪汪汪;面对鸡蛋饼,刘斯琴双手不知手措:拿也不好,放也不好。

话刚出口,又见她泪流满面,我脑子嗡地一下,我知道自已说错话了。

“我、我刚才……”我的话还没有说完,马力、张锋、常铁锁相继进了教室;一会功夫后,姚大爷敲响了上课的钟声。

第一节课后,刘斯琴把面饼偷偷地塞进我的课桌内;第二节课钟声又响起:我回到自已的座位上,一眼就看到了包裹好的鸡蛋面饼。

刘斯琴在课桌下,一只手碰碰我的手;当我回看她时,她的脸侧着,眼晴似乎在看窗外:此时一片片红晕,爬在她的脸颊上。

几天后的早晨,第一节课的钟声己响过五分钟;陈老师还没未到,一定是她的宝宝生病了。我见此情况,就让文艺委员起个头唱歌;边唱边等陈老师。

文艺委员魏静芝,个子不高,小圆脸,一双眼睛溜圆:“大海航行靠舵手……” 破沙锅的声音,从她的嘴里冒出,同学们都惊讶地望着她:小魏今天咋的啦!平时甜美的声音那儿去了。

魏静芝她满脸的无奈、和委屈,泪水已在她的眼眶里打转。

“万物生长靠太阳……” 张锋捏着自已的鼻子,在阴阳怪气地哼着;常铁锁故意摇头晃脑在嚎;我见此情景,即刻示意他俩停下。

“停下,停下;聋了,班长的话,你俩没有听见吗?”马力愤怒地指责张锋、常铁锁;刘斯琴和几个男女生纷纷责问他俩。

我示意魏静芝再重新起个头,她似哭非哭点点头;她起了几次头,还是那个调子。魏静芝她面露无助的眼神,深深刺激到我的神经;我愤然而起:“你俩人想干什么?” 我边说边往讲台上走。

此时教室一片静寂:魏静芝呜咽起来;她的如泣如诉的低鸣声、深深滑落在、在座的同学们心坎上。

我站在讲台上,巡视着张锋,常铁锁,马力,刘斯琴……

“俺不是有意的,俺也感冒了;”张锋像个霜打的茄子焉了。

“俺喉咙也痛得慌。”一直低头不语的常铁锁,冷不丁冒出一句,惹得同学们哈哈大笑。

“笑俺啥,真是的。”他四处探望,一副若无其事样;马力即刻回了常铁锁一句:“笑你跟屁虫。”教室又爆出一阵哄堂大笑。

我即刻停住了笑声,并大声说,我起个头,同学们一起唱。“好!”底下同学齐声回应了我!

说心里话,我是个五音不全的人,嗓音低沉,唱不了调。今儿是旱鸭子上架,头一回。

“大海航向靠舵手,预备唱。” 我的双臂不由得挥舞起来。

此时,马力、刘斯琴、徐兵、黄宜梅……唱得格外卖力;常铁锁也情不自禁地大声和唱;见此情景,张锋也开始嚅动着双唇。

歌声刚停下,陈老师笑吟吟地推门进来。

我即刻喊了一声:“起立,”只听见刷地一声:全体同学齐刷刷站了起来:“老师好!”

“同学们好!座,快座。” 陈老师心花怒放,满脸笑盈盈在巡视着每一个同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3)| 评论(28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